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法院动态
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
作者:李高凯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21 10:36:02 打印 字号: | |

当时光的列车缓缓回转,62岁的蒋青春坐在那里,深情的目光望过去,试图回到原点,从原哲盟畜牧学院农机系毕业分配进法院时。

那是1981年,蒋青春22岁,正值青春。

将时针再往前拨三年,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岁月,蒋青春用了幸运一词概括。那时高考刚恢复,百废俱兴,他压着分数线幸运地进入了大学。

我在中学的时候家乡有一个法院庭长,人特正直,当时就觉得法官是在老百姓心中位置比较高的一个职业。

蒋青春感慨道:就这样在法院干了一辈子,没动过地方。

直面歹徒,英雄本色

多年以后,面对着记者,蒋青春仍能清晰地回忆起二十多年前那个面对持枪歹徒的下午。

那是2000年年初,两名持枪歹徒被公安干警围堵在三义井乡大有庄村,歹徒见走投无路,就在村子角落的农户劫持了一家人,要求干警全部撤离,否则就要杀害人质。

各路人马轮番上前做工作,仍然僵持不下,歹徒提出要见法官。

当时我在刑庭,于是便穿上制服,把手枪装进衣服兜,和高中海副院长一起去的。

给他讲了一些利害关系,告诉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放下枪支,释放人质。当时跟他做完工作,他问我能被判死刑吗,我说你判不了死刑,你要释放人质还会从轻处理,就这样他才把枪放下来,其他人一拥而上解救了人质。

现在听着他讲述,记者依然感觉惊心动魄,但蒋青春却说当时他一点都不害怕。

四面都是我们的人,如果他要动手的话,不用我们动手,狙击手肯定当场就把他击毙了。而且我跟他无冤无仇,我跟他讲的是道理。

后来我总结,他还是相信法院,他不找别人只找法院,他知道他的事最后是咱法院判,要不别人做不了的工作为何我们一下就做下来了。蒋青春感慨道。

解救了人质后蒋青春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大市场买了一车煤拉回家,因为家里住的是平房,炉子没有煤烧了。

妻子孙淑云第二天上班,同事们围住她说:孙老师,你们家出了个大英雄啊!

孙淑云一头雾水:你们说什么呢?

你们家老蒋,制伏了持枪歹徒,解救了人质,成大英雄了,你不知道?

回到家,孙淑云问蒋青春:这么大的事,你不和我说,歹徒打死你怎么办?

蒋青春说:这是我的工作,歹徒就是敢打死我,我也是英雄,咱们怕啥?

妻子抱着蒋青春,泪眼婆娑。

顽强抗癌,铁骨柔情

翻阅以前的照片,蒋青春甚至可以说得上微胖。当记者第一眼见蒋青春的时候,真没能把照片上的壮汉和面前略带虚弱的和蔼大叔联系起来。

因为没有胃,所以说话没有力气。我现在就是食管和十二指肠直接连着了。蒋青春淡然地对记者说道。

据他回忆,就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,他第一次做胃镜,后经病理化验确诊为恶性肿瘤中晚期,需要立即手术。

全胃切除后,进行了6次痛苦的化疗,原本一头浓密的黑发变得稀疏斑白,80多公斤的大汉瘦到了百斤出头。眼看着身边的病友一个个倒了下去,他心里却一直记挂着法院里案件的评查工作,在病床上一刻也躺不住。第六次化疗后不到一个月,虚弱的蒋青春又颤颤巍巍地回到工作岗位。

因为全胃切除后消化不好,几年内,蒋青春得了三次肠梗阻、两次胆结石、胰腺炎等胃癌并发症,多次危及生命。

就是这样,牧区里许多高难度的案子,他还要去现场勘验。

同事劝阻他:你上班走路都费劲儿,怎么还要下乡?

蒋青春说:这种案子能调下来就不要判,我有经验,我不去担心调不下来啊!

带上随身的救急包,蒋青春出发了。从早晨到中午,一块块地头走完,双方认了理儿,蒋青春却一屁股坐在地头上,哆嗦着打开救命的小包,翻出一块饼干,艰难地嚼上一口。

对自己的病,蒋青春很坦然,也没啥好害怕的,都是命,就顺其自然,硬扛呗。

面对病魔顽强,但提起自己并肩四十年的爱人,铁汉蒋青春眼里柔情似水。

我和我媳妇是念书时就订的婚,1981年结的婚。我和她是一个村里的,两家经常走动。没上通辽念书的时候,我还去帮她家干农活、捡牛粪。她当老师,我当法官,我俩这一辈子都挺好,也不吵架。

一路上多亏了媳妇对我的支持。人家当老师,每次教学评比分数都名列前茅,每天骑十多里乡路的自行车,先当教导主任,后当校长。我得顾我的工作,她也有一帮孩子要照顾。我们自己的孩子他们都自己去上学,有时候下雨淋感冒了都照顾不到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我儿子曾经在学校玩的时候把腿蹦折了,找大夫包扎了一下,就把他丢家里让他自己躺着,我们还得上班。他在家里没事做就顶墙玩,结果把土木墙都顶一窟窿。

如今,儿女双全的蒋青春无疑是幸福的。儿子跟随他的足迹,成为了开鲁法院的一名干警。提起现在在银行工作的女儿,蒋青春得意地说:我闺女是双学士呢,考的本来是国际贸易,后来又修了个会计。

平凡之路上的不平凡

蒋青春心中始终忘不了一场秧歌。

那是2005年的春节,蒋青春带着爱人和孩子回到乡下老家与父母团聚。大年初二,邻村秧歌队突然敲锣打鼓来到院子里,四周围满了村民。

蒋青春急忙跑出来,才发现这支秧歌队是田老伯带来的。田老伯是二十年前一起婚姻纠纷案的当事人,听说蒋青春回老家过年,特意带秧歌队来答谢。

办案子办成这样让人感谢,当时内心是非常开心的,就是一种被人认可的感觉。这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虽然体重瘦到了一百斤,蒋青春穿上制服、系上领带,还是显露出法官的威严,他思维敏锐、言语睿智,明晰的眼光洞察秋毫。

蒋青春说:我认为好法官的标准最起码要有三条,第一要善于学习、业务精通;第二要遵纪守法、做先锋模范;第三要公正司法、廉洁自律。

面对层出不穷的各种诱惑,面对当事人花样频出的伎俩,火眼金睛的蒋青春总是能及时识破。他一面挡住亲属朋友的说情,一面顶住各方压力,甚至面对当事人的威胁恫吓,从来没有放弃过公平正义。

作为基层法院的刑事审判庭庭长,他判过罪犯20年有期徒刑;作为审判监督庭庭长,他接手过数百万元的经济大案。有人扬言报复,他一身正气无所畏惧,有人送礼说情,他公事公论,一概拒之门外,坚守清廉底线。

面对记者的采访,不平凡的蒋青春总是强调自己很平凡:过去就做了一点小事,不像现在的法官一年解决大几百件案件,非常的忙,人家贡献比咱贡献大。

咱们共产党员就是得为人民服务,为人民负起责任来,我的责任就是解决案件。

大风吹过内蒙古的草原,列车继续缓缓向前。

在那时光隧道里的所有过往总有一次感动让你无悔,总有一幕场景让你以为青春可以重来,总有一次回首让你怎么也看不清自己年轻的模样。

这一段精彩纷呈的旅程,赠予了你一生无法割舍的法官情缘。

采访的最后,记者问蒋青春,对现在的年轻法官有什么寄语。

蒋青春沉吟良久,缓缓开口:保护好自己的身体,多珍惜和善待家人吧。

随后停顿了一下,工作当然也得认真做啊。

 


 
来源:人民法院报
责任编辑:马群
  • 联系我们: 立案电话:0471-6986013/6986014 投诉举报:0471-6986636 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南二环3号 邮编:010020